1.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<em id="kk402"><ol id="kk402"></ol></em>

        <bdo id="kk402"><nav id="kk402"></nav></bdo>

        战甲军品资料网

          首页 > 特种作战 > 部队与人物
        1. 内容

        退役三角洲队员:我与海豹突击队员一起执行潜艇任务的故事

        我也不是谦虚,我一个不是海豹突击队成员的人,怎么就能和海豹突击队一起执行为期一周的潜艇任务呢?非要我说的话,是因为运气太好了。当时我是一名战斗潜水员,被分配到一支绿色贝

        image001.jpg

        我也不是谦虚,我一个不是海豹突击队成员的人,怎么就能和海豹突击队一起执行为期一周的潜艇任务呢?

        非要我说的话,是因为运气太好了。

        当时我是一名战斗潜水员,被分配到一支绿色贝雷帽ODA。我的头儿找上了我,因为他接到了西海岸海豹五队(West Coast SEAL Team Five)的邀请,便要我加入海豹突击队为期一周的潜艇航行行动。

        在那时,我的绿色贝雷帽团队只做过大量的干船坞作业,也就是说,我们只在停泊在港口的船上练习潜艇逃生作业。

        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海上航行过。

        我回顾我的职业生?#27169;?#35273;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当机会来敲门的时候,遇上了就要紧紧抓住。

        “人生苦短,何妨一试”是我的座右铭。

        我向加利福尼亚NAB Coronado的海豹突击队报到。

        我提前一天到那里,便决定和海豹们一起搞上一整天,完成他们的岸上任务,包括早上的体能训练。

        我将不得不发明一种新的语言来描述这种锻?#38431;?#22810;么残酷,因为我找不到适合它的英语单词。(尽管德语单词unglaublich schrecklichkeit很合适。)

        地面体操算是实打实的酷刑了,但在科罗纳多海滩的沙滩上跑步是一种巨大的刺激,尽管跑步速度过快带来了持续不断震耳欲聋的耳鸣。

        令我个人非常自豪的是,我的成绩在海豹当中也排的上号——绝对不是那种吊车尾的游客。

        image003.jpg

        早餐后,装满HK公司MP5冲锋枪和SIG Sauer P-226半自动手枪的储物柜被拿出来清洗,因为这些武器前一天晚上都暴露在海水和沙子?#23567;?#25105;很害怕这些武器已经在盐水中暴?#35835;?#22909;几个小时,但来都来了,难道就因为不?#19981;?#36825;件事就不去干这件事?于是我坐下来开始清理。

        “只要你乐意,完全不需要干这个活计,兄弟。”一个海豹队员说。

        “我觉得完全没问题,兄弟。”我一边说一边拆开了一把手枪

        海豹五队的“盐系”兄弟们似乎?#19981;?#25105;帮忙清理武器,这在特种作战中要是你干这个活计超过五千次,它就是一项令人厌恶的任务。

        他们甚至和我聊天。

        当然,大部分我都听不懂,不过我?#25925;?#32463;常热情地点点头,?#32423;不?#35828;一句“老兄”。

        下午剩下的时间里,我们一直在清理,我每清理一件,旁人?#31361;?#28165;理两到三件武器。

        我们开了一天一夜的船,来到我们的会合点,我们的船是可敬的鲟鱼级快速攻击核潜艇玳瑁号(USS Hawkbill, SSN-666)。

        image005.jpg

        666这个数字已经够不祥的了,再加上我们离开的前一天晚上,我还看了《靴子》(Das Boot),这是一部讲述二战期间纳粹U型潜艇危?#31449;?#21382;的电影。

        我?#20999;?#24102;了一大堆的装备到玳瑁号的鱼?#36164;遙?#24182;且在那里睡了一觉,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也在那里执行任务。

        太?#23548;?#20102;,我的天,太?#23548;?#20102;。

        里面太挤了,你不得不走出鱼?#36164;遙?#20687;复读机一样重复着:“里面太挤了!”

        还?#26032;?#20307;——我这辈子?#28216;?#35265;过这样的裸体。

        船上的两只面无表情的鱼?#36164;?#25163;也帮不上忙,当我经过时,他们大声点?#38647;?#25105;的屁股:

        “哇,查基,这些海豹队员的屁股真漂亮。”

        “我不是海豹,我是陆军绿色贝雷帽!”我抗议道,“但是,谢谢你们的赞美,兄弟。”

        要到达逃生舱简直令人抓狂,我?#28508;?#39035;爬上三层上下铺的床位(水手们睡在上面)才能到达逃生口。

        潜艇上的铺位只够一半左右的船员使用,所以一半的船员工作,另一半人睡觉,这种做法被称为热铺位。

        面色苍白的鱼?#36164;?#30171;苦的注视着我们,因为我们这些打短工的人睡在鱼雷上。

        潜艇里太挤了,天?#27169;?#22826;挤了,至少在我进去之前,我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——“人很多”。

        不过谢天谢地,每个人都穿得人模狗样,这对我个人来说是一种安慰。我的意思是,我和其他人一样欣赏漂?#20004;?#32654;的裸体,只是距离最好不要不少于两毫?#20303;?/p>

        image007.jpg

        从下舱口向上看逃生舱

        舱内被海水淹没,淹没的高度刚好低于我们的鼻子。

       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深呼吸,潜入水中,穿过逃生口,然后到达海面。海面上有一艘小型充气艇被拴在潜艇上,我们紧紧抓住小艇,漂浮在水?#23567;?/p>

        我陶醉在下方50英尺处那艘巨大的船的壮丽景色?#23567;?/p>

        它是那么的雄?#30333;?#35266;,我根本挪不开眼睛。

        突然一个物体映入眼帘。

        潜水员的一条负重带松了,它向船沉去。

        这是一条宽大的尼龙带,上面有一个快速解脱的扣环和铅?#28014;?/p>

        “真倒霉,”我替那人想。

        看到腰带上绑着潜水刀和紧急烟雾弹,我摇了摇头。这是违反安全规定的,因为任何东西都不允许系在重量带上:这是在紧急情况下要?#25317;?#30340;第一个装备。现在,潜水员失去了他最重要的紧急启动设备——潜水刀和信号装置。

        image009.jpg

        作者的照片,他自己的USN潜水工具和标记13信号烟雾/耀斑

        那个负重带击中了船体。潜艇艇长?#28304;?#24456;不高兴,可能会取消我们当天的潜水作业。

        艇长们已经很厌恶这种连锁策略,因为一个程序上的错误,不,因为一个狗?#28023;?#21487;能导致一艘潜艇被击沉。

        带?#21451;?#30528;潜艇弯曲的轮廓慢慢滑下,擦过..............

        我知道这个可怜的兄弟会被他的上级好好“疼爱?#20445;?#22240;为他犯了一个大错,又因为他当着一个陆军的面犯了大错,悲情指数?#22336;?#20102;一番。

        我?#28304;嘶故?#31245;有疑虑,因为尽管这个团队由经验丰富的领导层带队,但队里大多是刚刚BUD/S从毕业的菜鸟海豹突击队员,这也导致了几?#31181;?#20043;后的另一场事故。

        所有的人都?#35805;?#20840;潜水员一个接一个地带回逃生舱,潜水员的呼吸器(调节器)与水肺相连。

        他用一个水肺呼吸,他的乘客可以用另一个呼吸。

        我们的程序要求每个进入逃生舱的人?#23478;?#22312;逃生舱外面放一个调节器,?#21592;?#19979;一个潜水者在挤进逃生舱之前可以用它过渡一下。

        安全潜水员?#35757;?#33410;器递给我,我咬紧牙关。

        我看到救生衣上的一个钩子松开了,挣扎着重新开始整理。但在没有发出潜水信号的情况下,安全潜水员向潜艇俯冲下去。由于我的两只手都在忙着扣背心没有把住任何东西,我只能靠牙齿咬住调节器,像骡马一样被“?#38647;印?#19968;路被拖到了逃生舱,由于无法平衡鼻窦压力,我的耳朵几乎要爆炸了。

        潜水员?#25925;?#27809;有给出任何信号,又一次?#35757;?#33410;器从我嘴里拔了出来,离开了。

        image011.gif

        这时,我的船已开始向南漂去了。另外,最后一个潜水员也没能把船上的调节器拿出来让我呼吸。我往舱口里一看,只见一群乱蹦乱跳的腿,再也不能屏住呼吸,艰难地挤进了逃生舱。

        当我冲破舱内的水面时,那几个人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。舱内水位涨得太高了,操作员试图把水位降下来,结果发现水管被淹没了,在剩下的小空间里产生了一阵狂风、噪音?#36864;?#33457;。

        ?#27426;?#24456;快,水位降了正常的深度,一个经验丰富的高级海豹驾驶员立即控制住了这些菜鸟。他让他们冷静下来,恢复了镇静。我只是一个?#27425;?#30340;旁观者,对这些人不加评?#23567;?/p>

       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但那时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疯狂经历,几乎没有什么把我?#39057;獎览?#30340;边缘。

        随着舱内排干水,压力与船相等,舱内的舱口被打开,海豹们鱼贯而出。

        我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操作人员,?#32842;?#20013;,我向行李员乔治伸出手来。

        他坚定地笑了笑,慢慢地摇了摇头,与我热情地握手。

        那一天,美国精英们的高风险行动一点也不浪费。

        我对这一切的结果很满意,对我所做的和没有做的都很满意。

        在?#35789;?#38388;呆了一段时间后,我了解到,将废物冲出船的复杂阀门顺序?#24471;鰨?#37027;天进入逃生舱的错误也未必就那么不可原谅。

        对了,说个让人?#20056;?#30340;事情,回到鱼?#36164;?#21518;,?#25104;?#33485;白的水手们对我的屁股有了更加深切的崇拜。

        美国海豹突击队:今日事今日毕,战场杀敌从早到晚!

        以全能的上帝和荣耀

        w


        原文地址: https://thenewsrep.com/114366/retired-delta-force-operator-the-time-i-worked-submarine-operations-with- 

        相关推荐
          加载中...
        福彩3d正版藏机图今日

          1.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    <em id="kk402"><ol id="kk402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<bdo id="kk402"><nav id="kk402"></nav></bdo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kk402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kk402"><ol id="kk402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kk402"><nav id="kk402"></nav></bdo>